第四百零三章 洞房花烛夜,只身赴雷池(1 / 2)

临渊行 宅猪 6258 字 2天前

柴初晞走远,却见前方一个男装少女站在桥头,正在俯看流水,看模样儿是苏云身边的那个叫做罗绾衣的女子。

柴初晞浑不在意,径自走上拱桥。

“当初我与苏云争夺通天阁主,他不敢同境界与我一战,借高出我一个境界压我。”

罗绾衣目光幽幽,注视着河水,道:“就这样,他从我手中夺走了阁主之位。但我至今,都不曾服输。”

柴初晞打算走过这座拱桥,然而罗绾衣的气势却渐渐提升,将拱桥堵住。

柴初晞停下脚步,疑惑道:“你拦下我,是因为他是你的情人,你不想我嫁给他?”

罗绾衣摇头,转过身来,正色道:“我只是想让你知道,我也很强,他是所谓仙体,我也是。”

柴初晞打量她,摇头道:“高出你一个境界,也是本事。你心气很高,但同样你把自己看得太高,高过了你的资质和修为实力,以至于你觉得自己是巨人,别人只不过是走运才胜过你。”

罗绾衣握紧拳头。

柴初晞继续道:“然而你始终没能正视自己。在你眼中,你始终比其他人高出一截,但是我却将你看得很清楚,你比我矮多了。相比你,我更配得上他。”

罗绾衣又松开拳头,咯咯笑出声来。

柴初晞不以为意,道:“还有,你阻拦我,并非是单纯想向我证明你是仙体,证明你的实力。你只是在吃醋,被嫉妒占据了内心。你喜欢他,却求之不得,被我捷足先登,所以你想击败我来证明你自己。”

罗绾衣笑容僵在脸上。

柴初晞目光清澈无比,她的眼眸像是能够反映出罗绾衣的一切内心活动,道:“你有一种病态的欲望,你并非是真正的喜欢他,你只是想将这个男人掌控,彻底的占有他,满足你病态的占有欲。”

罗绾衣感觉到一丝不妙,她的气势在不自觉的动摇,而柴初晞的气势却在扶摇直上,渐渐地压过她!

“对我来说,你只是一个贪婪的小女人。”

柴初晞走到她的跟前,淡淡道:“不要尝试靠击败我来挽回你可怜的自尊,因为你会输得很惨。”

她从罗绾衣身旁走过。

罗绾衣死死握紧拳头,猛地转身,性灵肉身一统,她径自施展出仙术!

月流溪的七色彩光,江祖石的肉身大神通,在这一刻融合!

然而就在她出手的那一瞬间,柴初晞身后出现一尊天象性灵,高达十余丈,如同天女下凡,不沾凡尘。

那天象性灵周身彩带飘飞,一条条彩带是仙术所化的道场,带子上有着各种仙家符文的烙印。

一条彩带飘来,迎上罗绾衣这一击,罗绾衣身躯大震,性灵险些被震出体外。

那彩带轻轻一弹,她不禁闷哼一声,身不由己飞起,噗通一声坠入河中。

柴初晞没有回头,径自走过桥去,淡淡道:“相比你,我更配得上他,但是他配不上我。”

她的身形飘然而去,声音远远传来:“不要用你们的小儿女情怀,束缚我的脚步。”

罗绾衣站在水中,呆呆的看着那少女远去。

“世上竟有这样的女子?”

她心乱如麻,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响起:“或许苏阁主真的配不上她。不过……”

罗绾衣站在河水中笑了起来,很是开心:“你即便像是天女一般,也无法违抗神君之命,你还是必须嫁给姓苏的!看到你这样无暇无尘的女子被玷污,真是一件快事!”

她心中突然莫名的生出一种快意的感觉,说来也怪,先前她的确有一种求之不得的嫉妒心理,但现在却有一种看到白纸被涂污、瓷器被砸碎的快感!

第二天,婚礼举办。

柴家上下一片欢腾,热闹非凡,苏云却有些惴惴不安,被一些喜婆拉过去梳妆打扮,又换上了新衣裳新鞋,里里外外都很换了新的。

苏云还是不安,抓住楼班,楼班劝慰道:“一回生二回熟,谁都有头一回,下次就好了。”

苏云知道他靠不住,又抓来玉道原,神帝玉道原悻悻道:“你问我,我问谁?我虽然娶过,但不是真爱……”

“我也是!”

“我娶妻是为了女方的权势,属于世家联姻。”

“我也是!”

“我其实馋人家身子!”

“我也是!”

……

玉道原与苏云同病相怜,还是跟苏云讲了一些婚礼上的注意事项和禁忌,说了些自己的心得,又好心告诉他洞房时要准备的东西以及心态。

“一般来说第一次都不是太好,甚至很糟,觉得太快,但是没关系下次就好了……呸,我跟你说这些干嘛?”